“老板?”刘达胆子也,当即慌忙问我。

    “回答他们好,我们下去。”现在不好和官方对着干,只能先下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请跟着我们降落!”一辆直升机重复这话,我们的直升机只能跟着他转回了县城一个看似广场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。一群的玄警早就等着我们了,刘达浑身发抖。他应该不经常遇这种事,惊慌失措倒也难免。系广讨巴。

    两个悟道期的玄警直接就走了过来,其中一个背着古琴的中年人对我道:“夏掌门是吧?实在不好意思,我们这边接到命令,要截留你的直升机,暂时你是无法使用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直升机全国通行,这事应该有张振标作保吧?”我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夏掌门,我们查过你的飞机。平时是没问题的,但显然这段时间不行,你可以走,但直升机留下。”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虽然带着歉意的语气。但脸上却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我脸色不好看,拿出了电话准备拨通张振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能打电话。”年轻人立刻过来阻止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解释什么,结果对方根本不给面子,摸出了红符,似乎还有要抢的意思:“独弦善鼓琴,句曲成八音,仙音门!独鼓弦琴!”

    二话不,我自卫抽出才冥河古剑,念咒也借法轰去!

    对方法术一出,周围仙音袅袅,如绕梁的弦歌,又似击鼓长鸣,震得我和刘达恍恍惚惚!

    我断然轻喝。咒语也念了出来:“以心表明霞,疾降吾真剑,天一道!云空真剑!”

    一瞬间剑影婆娑,凭空出现飞剑密集无比,把把如同沉渊一样漆黑,这些剑威力刚猛无匹,砸落下来时,什么鼓瑟仙音不过破锣烂鼓,撞击之后,轰隆一声!那中年人直接给弹飞了出去。滚倒在地后狂吐一口鲜血!

    剩下的那名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脸上表情凝滞了下来!

    我看着滚倒在地的中年人,嘴角露出冷笑:“直接就朝我动手,这真的好?电话总要给我打吧?还是想找理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了?”

    几个入道期的玄警连忙过去扶起受伤的中年人,我看着他,见他目光躲闪,有了惧怕之意。

    “夏……夏掌门,我们也是公事公办,其他省份也不会让你的直升机过境的,就是打电话,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。”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连忙解释,然后伸出手又道:“我是朱垣,刚才的事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根本不打算和他握手,电话接通了,张振标接了电话:“夏一天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张老,好的让我全国通行,现在却过河拆桥了?你收了我的好处,难道就轻易划过了?”我不悦的道。

    身边的玄警立马露出了一丝震惊的神情,玄警收好处,确实让人寒心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这些事的就先别了,你的直升机开不走,已经接到上级指令了,暂时你还是走陆路吧,这事我也管不了,往后还能保证你畅通无阻,唯独四方道门之前不行,这是对方做了最后让步才争取来的结果,珍惜下吧,要不是因为龙魂仙草,你恐怕连出省都不行,早就给拦下来了!”张振标在那边也有些不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北方清虚道?管得够宽,连你们玄警都要看面子?”我额上冒出了青筋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别惹事,付秋生的案子,影响比你想象的大得多,这孩子不是一般人,你能不去北

【养鬼为祸(劫天运)】网址:http://www.m23us.com/book/42384/303229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