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君这是第二次听人说,山河印是番天印的仿品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的时候,素淼真人只是猜测,这一次,大佬却是明明白白地指出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他无心考虑这个问题,只是用意识怒吼一声,“少哔哔,没见正打仗呢?”

    大佬却是不紧不慢地继续哔哔,“你要是能被这种弱鸡干掉,那就……早点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弱鸡,修为一般,功法差劲,法宝也差劲,居然扛不住神识一击。

    冯君的神识一击,祝高扬的身体顿时就是一个趔趄,总算他是剑修,有股子心气劲儿,飞剑还在继续追击冯君,但也失了锋锐之气,歪歪扭扭的,倒是像在玩醉剑。

    然后缚仙索就很轻松地把此人也绑缚了起来,飞剑终于堕地。

    冯君抬手下了禁制,拿出了一张搜魂符,“你们都不肯好好说话……算了,还是搜魂吧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排斥使用搜魂符,自己身上也带了不少,但是在此之前,都习惯了别人帮他搜魂了,尤其是曲涧磊真人,本身就有搜魂手段,都用不着搜魂符。

    反正一天不超过三次就行,今天才第一次的嘛。

    祝高扬听到这话,一时间大骇,他的神魂,其实并不是冯君想的那么不堪,只是冯君的神魂太过强大了一点——做剑修的,有几个神魂能差了?

    甚至他都不认为,自己被搜魂之后,一定会变成白痴——神魂受损的可能性更大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他也不想神魂受损啊,受损之后根基就完了,虽然他大概金丹无望,可总还是有点想法的,与其清醒地根基受损,还不如成为白痴。

    于是他非常痛快地表示,“别搜魂,有什么事你问……不过朋友,我家是真有金丹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金丹老祖?呵呵,”冯君不屑地笑一笑,“我就问你,吴明睿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被我们控制了,”祝高扬很干脆地回答,“他结交邪修,犯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邪修?”冯君的眉头一皱,“怎么可能?他就是一个穷逼战修,够资格结交邪修?”

    “这没啥不可能的吧?”祝高扬的眉头一扬,“穷**计富长良心,他要是真有灵石,何必结交邪修?”

    哎呀我擦……冯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犹豫一下他才发问,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证据……没有啊,”祝高扬有点懵懂,然后马上就大叫了起来,“但是阴煞的上人开口了,嗯,还有真人,超胜上人也确认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”冯君抬手一拍额头,吴明睿还是被自己连累了。他想要问吴明睿的下落,但是现在情形不明,万一把人救出来,阴煞派大举来袭,他未必能护得住人,反而是害人了。

    沉吟一阵,他沉声发话,“阴煞派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祝高扬摇摇头,又小心地看对方一眼,“也许走了,也许藏在什么地方……那种名门大派做事,我们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屁的名门大派,”冯君冷笑一声,“一群蝇营狗苟之辈罢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此刻,他也想明白了,吴明睿死不死,真不是他能护住的,这个人跟他有关系,但是也就那么回事,阴煞派只不过是想通过此人,摸出他的更多社会关系。

    他若是真想护住此人,那得把人放在身边,否则的话,哪里够阴煞派惦记的?

    但是把吴明睿放在身边,且不说他有没有能力护住一个炼气中阶,就只问一句——吴家其他人怎么办?

    听

【大数据修仙】网址:http://www.m23us.com/book/106261/304153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